雨翊凌澜

爱音乐,爱建筑,爱旅行,爱文字,爱画画,多重性格的工科生。

©雨翊凌澜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红海行动】顺懂小甜饼之人设崩了没

不管人设崩没崩,总之是开心的两个人。

提示:人设用加粗字体展示。有私设。


No.1李懂的场合:

    李懂搞不懂,为什么顾顺的前后反差能那么大。要不是部队定期有心理健康测评,他都要怀疑对方双重人格以上了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队长出发动员:“平安回家。明白了吗?!”

    大家都大声回答“明白!”(包括扯脖子吼的李懂本懂)

    只有顾顺一个在那儿嚼嚼嚼他的口香糖,一声没吭。   

    迫击炮攻击的时候队长喊话确认全队安全,回复他“顾顺李懂没事!”的也是自己,顾顺就趴在一边儿沉默是金

    队长:“顾顺,拱门后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顺:“没问题,我的。”

    从沉默是金变成惜字如金

    当时他可心疼队长杨·大家长·锐了,每次都走在全队最前劈波斩浪,还得多带一个熊孩子

    (当然了,后来李懂也听到顾顺冲着麦大声问“队长怎么样?”了,可惜杨大家长当时被埋沙并没有听到……)


    可是跟他在一块儿,先发起话题的永远都是顾顺——

    “说明你有两下子。”罗星的观察员当然有两下子。

    “全蛟龙只有一个名额。”好了这名额是你的了你可以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也这样吗?”说得好像你以前不知道我似的,罗星两边溜话多少次当我不知道吗。

    “刚刚表现很好。”噫顾顺吃错、啊不,顾顺把口香糖咽下去了?!

    “你可以加入主狙击手的训练。”……是吗。

    仿若顾顺是一个话痨

    李懂有时候真想顺手塞一个口香糖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(但是那是只有两人独处的时候。全队在一起时他也没先发起话题过——虽然他在两人独处时说的话全队基本也都能从耳麦里听到。)


    而现在——

    “顾顺你干嘛拿我字典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我突然发现我名字里两个字都有‘页’字旁这里面一定有秘密,我查一下偏旁是‘页’的字。”

    “→_→你姐叫顾颖,也是两个页字旁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能不能坦白从宽?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“懂你看,这几个字,我选哪个给咱儿子?颛?顶?领?颠?顼?颚?顷?颁?顿?颜?颐?颂?”

    “你、背、着、我、打、领、养、申、请、了?!”

    “对啊要不是规定四十岁以下不能领养异性儿童我更想要个闺——啊懂疼疼疼啊你要谋杀亲f——我错了我错了!!!”

    完全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欠揍得很。

    那个又跩又高冷的狙击手呢???


No.2顾顺的场合

    “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罗星的小观察员还挺重感情的,好玩。“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
    “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小观察员还挺嘴硬的,可爱。“我看见了。”


    “顾顺你多坚持一会儿,马上就回舰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观察员跟我说话呢,声音真好听。“行,我不睡,你多跟我说说话。”


    “顾顺,同步呼吸训练,做不做。”

    板着脸的小观察员,认真起来有点儿帅。“走起啊。”


    “顾顺,你怎么算牌都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小观察员崇拜的小眼神看着真顺眼,想摸摸他的头。“舰上的娱乐活动除了打牌就是削土豆,能不厉害吗?”


    “顾顺,我是狙击枪的支架,不是你的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小观察员超凶奶凶奶凶的“腿盘好我的腰,注意呼吸,别乱动。”


    “哈哈哈,顺子,哈哈哈你们东北人的小名都这么朴实的吗哈哈哈……唔——!!!”

    懂可真甜。“偷听我电话干嘛,下次就带你回去。”


    那时候听罗星说的乖小孩,一直没变。